盐塘资讯 > 旅游 > 开户送一百|蒋介石对周恩来:爱、怕、拉、恨

开户送一百|蒋介石对周恩来:爱、怕、拉、恨

发布时间:2020-01-11 19:03:53  |   来源:盐塘资讯  |   人气:4024
如果说,陈赓曾是蒋介石的爱将,毛泽东是蒋介石的对手,那么,周恩来对蒋介石而言,则是两者兼而有之。蒋介石拉拢周恩来失败蒋介石与周恩来初次交往于广州。不久,为了拉拢周恩来,蒋介石不得不屈尊俯就,设宴请周恩来。蒋介石知道,如果不剔除周恩来,他的政权就不会稳固。于是,他紧急下令,悬赏8万元缉拿周恩来。由此,蒋介石与周恩来彻底由战争中的上下级关系转变为谈判桌上的对手关系。

开户送一百|蒋介石对周恩来:爱、怕、拉、恨

开户送一百,如果说,陈赓曾是蒋介石的爱将,毛泽东是蒋介石的对手,那么,周恩来对蒋介石而言,则是两者兼而有之。在几十年的国共大战中,周恩来周旋于蒋介石与毛泽东之间,影响了中国社会的风云变幻和国共两党的悲欢离合。

蒋介石拉拢周恩来失败

蒋介石与周恩来初次交往于广州。

1924年,黄埔军校建立以后,蒋介石担任校长。1924年9月初,周恩来来到黄埔军校担任政治教官,从此,开始了他与蒋介石之间磕磕碰碰、长达20多年的交往生涯。

东征期间,周恩来担任东征军政治部主任,成为当时极有影响的一位青年领袖。

随着广州周围形势的多次恶化,黄埔军校的莘莘学子们不得不中止学业,加入到平定商团叛乱和东征讨陈的战斗中去。周恩来在其中起了很大的鼓动和组织领导作用。蒋介石曾说过:黄埔军校里他最得力的助手,一是周恩来;一是邓演达。一个管政治教育,一个管军事训练。这时的周恩来对蒋介石也十分尊重,在军校的管理和东征的战斗中,全力支持蒋介石,配合蒋介石展开各项工作。

到1926年,蒋介石已渐渐羽翼丰满,他开始走向背叛革命的道路。这年的3月20日,他发动了“中山舰事件”,这是蒋介石与共产党决裂的第一个信号。事变中,周恩来亦被囚于广东铸币厂。周恩来从此次事变中产生了很多联想:东征结束之后,蒋介石设宴庆功,庆功会上,他借着酒意,曾向周恩来索要东征军中和黄埔学生里的共产党及加入国民党的共产党员的名单,周恩来倚酒三分醉地回绝了。

不久,为了拉拢周恩来,蒋介石不得不屈尊俯就,设宴请周恩来。他面对周恩来和被请的另一位共产党青年领袖恽代英说:

“你们都是我的江浙同乡,凡是同我共过事,在一起训练过军队,打过仗的共产党人,我都以知己看待。”“我希望恩来兄能与我一道北伐。”

周恩来委婉地拒绝了这位“同乡”的殷殷盛情:“此事只能由中央裁定,我个人难以抉择。”

周恩来和平处理西安事变

一年之后,“四·一二政变”爆发,蒋介石与周恩来之间维系的最后一丝关系断裂了。周恩来坚决地走向了蒋介石的反面。

蒋介石对周恩来的才华是很清楚的,他知道周恩来是一个能量极大的人,一旦让他释放出自己的潜在力量,那将会在中国的大地上点起一把冲天的大火,从而把蒋介石本人烧得无立锥之地。蒋介石知道,如果不剔除周恩来,他的政权就不会稳固。于是,他紧急下令,悬赏8万元缉拿周恩来。周恩来自从与蒋介石分道扬镳以后,就参加到中共最高层的决策圈中去了。上世纪30年代初,他一直在上海从事共产党的组织领导工作。

1932年2月16日至21日,上海《申报》、《时报》(号外),《新闻报》、《时事新报》等同时刊登了所谓的《伍豪等声明脱离共产党启事》。明眼人一看便知是国民党御用文人设的一个骗局。

实际上,周恩来早在几个月前就离开了上海,并于10月25日进入中央苏区。2月27日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党报《实报》与上述报刊针锋相对,登出了说明事件真相的《伍豪启示》,指出:“最近在各报上看到:‘伍豪等脱离共党’启事一则,说了许多国民党走狗所常说的话,这当然又是国民党造谣诬蔑的新把戏”,“一切国民党对共产国际、中国共产党与我个人的造遥诬蔑,绝对不能挽救国民党的灭亡的。”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发生后,国民党内的亲日派何应钦频频调兵,步步向西安逼进。在这国难当头的紧急时刻,应张学良、杨虎城两位将军的邀请和中共中央的指派,周恩来尽弃前嫌,从祖国和民族的前途出发,再次出山,充当蒋介石内部纠纷的调停人。

于是,蒋介石在他被软禁的住所,又见到了阔别已久,想拉不成,想杀不得的老朋友周恩来。周恩来从全民族的生死存亡的高度责任感出发,提出了“保蒋安全”的方针。在周恩来的调停之下,蒋介石迅速转变了态度:“停止剿共、联红抗日、统一中国”。

毛泽东在1937年3月同美国记者史沫特莱谈话时说:“如果没有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则和平就没有可能,兵连祸结,不知要弄到何等地步。”

蒋介石想置周恩来于死地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结束后,蒋介石3次电邀毛泽东赴渝谈判,企图以和谈作掩护,部署内战。中国共产党人为了揭露蒋介石“假和谈,真内战”的骗局,毅然决然同意谈判。

8月28日,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等人飞赴重庆。由此,蒋介石与周恩来彻底由战争中的上下级关系转变为谈判桌上的对手关系。

经过43天的谈判,国共双方代表于10月10日签订了《双十协定》,迫使蒋介石口头上承认“坚决避免内战”,承认中共代表提出的“和平建国的基本方针”。然而,就在《双十协定》签订后的第3天,即10月13日,他就向各战区发出“剿共”密令,严令国民党军必须“遵照中正所订《剿匪手册》,督励所属,努力进剿,迅速完成任务。”

1949年,新中国成立,蒋介石心中压积已久的对中共的愤怒与日俱增。他对周恩来等杰出的人物总想拥为己有,入他彀中,求之不得则由爱生恨,在这种爱恨交加的心情支配下,他极尽全力地想置周恩来于死地而后快。于是,杀手行动了。

1950年,蒋介石在台湾重新当上总统的当天,就亲笔写了三通手令,其中之一是派警备司令部彭孟缉为“台湾情报工作委员会主任。”彭秉承蒋介石的旨意,要杀大陆几个重要人物,以便“重整旗鼓”,壮蒋声威,安慰一下刚刚来台的无数残兵败将们受创的心灵。

1953年初,彭孟缉伙同美国中央情报局远东情报处的头目柯林斯上校和戴笠的后继者毛人凤,拟定了一个暗杀共产党领导人的罪恶计划。他们把目标首先对准了周恩来。

1955年3月,台湾情报部门接到机密情报,说周恩来及中国代表团的成员将于1955年4月11日乘坐包租的印度航空公司的客机“克什米尔公主号”出发,途经香港,飞往雅加达,参加世界瞩目的亚非万隆会议。

得知这一消息后,台湾“特种工作”侦防组组长谷正文命人在香港用重金收买了启德机场的雇员周梓铭,在“克什米尔公主号”的机翼中安放了定时炸弹。飞机起飞不到10分钟,便在中国南海上空爆炸了,机上数10人全部遭难。

正当台湾的情报部门喜上眉梢,准备报告蒋介石,让他尽享快乐时,突然接到消息说,机上没有周恩来。原来,周恩来要去缅甸开一个小型会议,临时改变了计划。

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访华,周恩来和尼克松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在台湾一隅的蒋介石看到此情此景,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凄凉。“故国不堪回首”滔滔江水向东流。

蒋介石强打精神,战战兢兢地来到桌边,写下了8个歪歪扭扭的大字“庄敬自强,处变不惊”———这是对他的朋友周恩来的概括或赞赏,抑或是对自己的勉励或自责?我们不得而知。(来源|关东作家)

上一篇:再创纪录:辽宁舰南海演练上演十架歼15同框(图)
下一篇:寅虎的情感丰富,这4个生肖在他心里最有魅力,友情可变爱情!
热门资讯
猜你喜欢